返回頂部

軟件下載,免費綠色軟件下載,盡在soft711!

位置: 首頁>軟件學院 > 網絡技術 > 解禁在即 互聯網彩票能否再次燃爆市場?
解禁在即 互聯網彩票能否再次燃爆市場?

發布時間:2017-07-04 17:27:12

來源:網絡整理

  中國彩票行業近年來發展速度迅猛,從2008年至今全社會彩票銷售規模翻了近4倍,截止到2016年已經達到3946.41億元。

  日前,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了《2017-2022年中國互聯網彩票業發展前瞻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報告稱互聯網彩票是一個擁有巨大利潤的市場切入口。由于彩票市場本身就有較大規模的客戶群體,再加上移動端不斷普及的催化作用,使得互聯網彩票在禁售之前的2014年就達到了850億元的市場規模。有彩票app開發專業人士表示,隨著未來彩票銷售逐漸市場化,互聯網彩票還將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

  互聯網彩票相較于傳統彩票,具有更大的市場想象空間

  當互聯網彩票剛盛行時,實體彩票銷售量與互聯網彩票銷售量之間有了明顯的對比性時,我們不得不承認互聯網彩票的出現,帶給了彩迷和投資者更大的福利,相對的,也帶給國家更多的利潤。

  現階段互聯網彩票包括門戶網站的彩票頻道(騰訊、網易等)、B2C模式的垂直彩票平臺(500彩票、澳客、彩票365等),從這個格局中可以發現,互聯網大佬們都把目光投向了這塊市場。互聯網彩票在當下的市場中除了是一種流量變現之外,其背后還是大佬們的支付博弈,互聯網彩票對于彩民的意義,不亞于出行者用打車軟件叫車的需要。

  彩迷之所以更愿意接納網絡彩票,無外乎互聯網彩票具有傳統彩票不具備的諸多優勢。一方面互聯網彩票更強的娛樂性和互動性,例如互聯網彩票能夠提供更多的玩法,一些網站甚至推出搖骰子、返獎率高的活動,因此對于彩民來說網上買彩票,更像是玩游戲。

  而另一方面,對于整個彩票行業來說,傳統彩票中彩民去固定的投注站購買彩票,屬于單向性的買賣,購買行為的結束就是產業鏈的終結,而互聯網門戶網站和垂直平臺產生后,使得互聯網渠道更加完整。

  另外,互聯網彩票盈利模式清晰。中國彩票行業分為上游、中游、下游三個環節。上游研發規則,設計彩票種類和彩票游戲;中游涉及發行、生產印制和設備供應;下游則是渠道銷售。而行業主要收入來源為彩票銷售傭金分成、會員增值服務費、廣告等,運營相對簡單,因此綜合來看互聯網彩票相較于傳統彩票來說具有更大的市場想象空間。

  看到這有很多人便擔心互聯網彩票會覆蓋實體彩票的發展,然而從實質上來說互聯網彩票和傳統彩票之間并不是零和博弈的關系,互聯網這個新模式其實一直在不斷刺激傳統彩票業的進步,以使其更加與時俱進,況且從互聯網彩票本身發展來說,在牌照、資質管理不嚴的情況下,行業已經發生了野蠻生長的境況。

  互聯網彩票自誕生起,圍繞著網銷彩票資質、管理問題,整頓被反復提及。而在禁令公告第五次下達之后,整頓力度遠超之前,于是這個已形成的850億市場狂歡戛然而止。

  監管的鍘刀落下后,互聯網彩票行業一度陰霾

  2015年年初,互聯網彩票被“打入冷宮”,很多人認為第五次停售會跟前四次停售一樣,“走走樣子”個把月就可以重新恢復銷售。事后看來,這一場突兀來到的大雪,徹底覆蓋了整個行業長達兩年之久。

  據悉2015年1月19日,卓彩網率先發布《卓彩網暫停銷售通知》,緊接著,神彩網等也陸續宣布停售;2月初,體育總局再次發文,要求所有彩票網站在3月1號前停止售彩,停售的范圍進一步擴大。而2月28日,阿里淘寶、網易、新浪、人民網,多家互聯網彩票銷售平臺開始宣布暫停銷售彩票,整個市場陷入一片陰霾。

  不但如此,互聯網彩票遭受的這場晴天霹靂也大幅波及到了整個彩票行業,數據顯示,2008-2014 年,互聯網彩票禁售前的行業復合增長率為 23.84%,而2015 年初的互聯網彩票禁售導致整體產業出現負增長,2016 年雖有回升但增速大不如前。

  這樣看來,彩票失去了互聯網這雙臂膀已經很難再創奇跡了。不得不承認,互聯網+的模式,不僅僅是互聯網思維的進一步實踐成果,也是傳統行業發展的一個至關重要的點。

  解禁可期,許多玩家在等待時機企圖讓互聯網彩票打入市場

  互聯網彩票停售至今為止兩年了,雖然實體銷售還是一樣存在,但是互聯網彩票的注入,已經讓人忽視不掉它的輝煌了。現在大部分人面對監管的鍘刀,在等待時機的同時,也在尋找機會,企圖重新讓互聯網彩票打入市場。

  曾有一個互聯網創業者一語道破其中門道:“監管的意思是,不要在互聯網上直賣彩票,如果用‘代購’模式,相當于網上下單,再叫人跑腿去買彩票,不就繞過監管了嗎?”于是可以看到行業興起了一種新型的“APP代售”模式。

  一個典型的例子:知名的APP,如“天天中彩票”,首頁上,陳列著雙色球、競技彩等彩票,可以通過支付寶和網易支付購買,而“天天中彩票”APP上購買彩票后,無法查看“合作投注站點”。另有一些APP則表現的較為透明些,會公布合作投注站的電話、地址,供用戶查詢,比如58同城給用戶發紙質彩票照片的彩票玩法等。

  從最開始到現如今,互聯網彩票在發展過程中也經歷了大風大浪,然而人們又不能否定互聯網彩票的出現,因為它打破了傳統彩票的營銷方式,創新出一個彩票的新業態,而在那之前,人們對彩票的購買僅限于實體店中,因此相對于實體營銷模式,人們更熱愛互聯網彩票的多樣玩法。

  況且互聯網彩票涉及的平臺廣,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等都在進行營銷,有人把互聯網彩票比作打不死的小強,確實是。要知道,每一個行業都會存在致命的危險,但不能因為它存在危險就此放棄,騰訊現在發展成為互聯網的巨頭,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最初也是頂著巨大的危機才發展下來的,2000年,全球互聯網行業遭受了很大的沖擊。騰訊一度發展困難,加之互聯網在那時候還不夠驚人,騰訊也因為它的不成熟鋌而走險,險中求生,才會有今天這個成績。

  業內人士表示,互聯網彩票一定會再開。只是時間和方式的問題,一旦重啟將會是一次行業大洗牌。監管和牌照都會出,甚至互聯網彩票公司的線上返點也會降,不過這要完全打破原有的價值構成,重新分配利益,畢竟,實體站點解決了一部分低收入群體的就業問題。

  韜光養晦兩年的互聯網彩票,能否再次燃爆市場?

  互聯網發展的速度如雨后春筍,在現如今群雄卓越的互聯網時代,已經沉寂了兩年多的互聯網彩票是不是還如最初一樣深入人心?

  拋開互聯網的不足看它的市場力,互聯網何嘗不是一塊待宰的羔羊。在人們的認知里,彩票就是一個很傳統的“博利”,即便是借著互聯網的發展,也只是多加了一個營銷的方式。但是互聯網彩票的發展卻超乎了他們的估算。

  這兩年來,在互聯網彩票還未正式放開之前。大部分企業就已經開始做好準備,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搶先一步殺入市場。2016年2月,樂視體育宣布以100萬美元投資章魚彩票B輪融資。3月,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的合資公司(AliFortune)出資20億元,收購中國香港上市彩票公司亞博科技的控股權。今年4月,順豐控股公告稱,其參股公司協助體育總局體育彩票中心設計、研發以順豐快遞元素為主題的紙質阿里巴巴即開型彩票,已經獲得財政部審查批準。

  從樂視體育、阿里巴巴、順豐控股這些互聯網巨頭所做出的行動看,這并不是簡簡單單為今后重啟的互聯網市場做準備,這是他們最深謀遠略的計劃,他們為互聯網彩票市場貯蓄力量,并企圖打通互聯網彩票的產業鏈,把互聯網彩票帶入一個新的時代。

  業內專家認為,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度越來越高,手機客戶端與互聯網的高度融合已經成為現實。從這個角度說,互聯網銷售彩票不僅可以使彩迷購買彩票更加便捷,也更加有助于商家節省成本、提高銷量。正因如此,未來互聯網彩票或許會有被準許銷售的可能。

  而在國家體育總局正式印發的《體育彩票發展“十三五”規劃》中,也并沒有直接提到互聯網彩票。解禁后,互聯網彩票難以由兩彩中心獨家銷售,亦不能完全放開。互聯網銷售彩票往往伴隨著彩票數據分析等多種配套服務,并對運營的技術水平、吸引客戶群體的能力、用戶流量等有較高要求,中體彩與福彩中心難以獨攬銷售大權,仍需專業彩票平臺及電商代銷,為保證銷售安全、方便監管,按照財政部“審慎推進”的原則,兩彩中心向龍頭企業發放牌照試運營的可能性最高,“牌照模式”或將開啟。

軟件檢索
福建31选7走势图